推薦欄目:
您現在的位置:葫蘆島廣播電視網>> 新聞中心>> 圖文網說>>正文內容

記者跟隨兩兄弟行走千里 見證麥客艱辛漂泊生活

  ○夜幕下作業

  ○肥西縣高劉鎮,劉氏兄弟正在收割麥子

  編者按

  中國北方大地上麥收正忙,

  麥客這一古老職業依舊延續,

  只是他們的鐮刀已經換成了收割機。

  我們跟隨一對麥客兄弟

  從肥西,到潁上、泗縣,

  再到江蘇睢寧縣一路走來。

  從連續三晝夜收割作業后倒在鐵路旁的昏睡,

  到遭遇村民強行壓價時的圍堵落荒而逃,

  再到異地割麥時遭遇不公時自殘式的泄憤,

  這對麥客兄弟的一系列經歷,

  折射著中國千萬麥客的辛酸與無奈。

  粒粒皆辛苦,

  這句話被賦予了更深的含義。

  麥收時節,中國北方的公路上開始了一場如同春運般的大遷徙。成群結隊的麥客們,駕駛著裝有收割機的貨車,前往一個又一個收麥點,追逐著麥收的生意。本周,本報記者跟隨一對兄弟麥客行走千里,見證了他們的麥收之路。從肥西縣的高劉鎮,到潁上縣的建潁鄉,再到泗縣與江蘇省睢寧縣的交界處,再到更遠的山東,他們的征程中含有太多的艱辛與無奈……

  一、新橋機場旁麥田里的收麥人(6月6日,肥西縣高劉鎮新橋機場旁)

  劉明果、劉明元兄弟二人家住淮南市潘集區。6月6日下午,當記者在肥西縣高劉鎮靠近新橋機場一處麥田里見到劉氏兄弟時,他們在合肥地區的收割工作已經接近尾聲。去年年初,兄弟二人以13萬元的價格購買了一部收割機,開始了他們的麥客生涯。

  此時,24歲的弟弟劉明元駕駛著這臺小型收割機正在田間作業,收割機如同小型坦克一般發出轟鳴,來回吞噬著金黃的麥田。機器身后噴出麥秸碎片形成的霧氣后,又如同理發推子一般,在金黃色的麥田上留下一道道長條形空缺。麥田的遠處,新橋機場的合肥兩個紅色大字隱約可見。

  就在麥客們忙碌之時,田間聚集的村民坐在田埂上,等著輪到自家麥田,村中不少孩子也跑來坐在田邊樹下,享受起這份熱鬧,相互打鬧玩耍……豐收的笑容映在村子里每個人的臉上。

  這是兩人在合肥收割的第二天,也是他們麥收時節在合肥地區唯一一筆生意。就在快要結束的時候,他們接到了一筆大活:當夜他們準備前往潁上縣建潁鄉,那里有一大片麥田沒有收割,而且至少要收割三天時間。

  二、奮戰三晝夜他們睡在了路上(6月9日,潁上縣建潁鄉)

  3天后的6月9日,當記者再次追隨他們的腳步來到潁上縣建潁鄉,見到劉氏兄弟時,他們已經在此忙碌了三天。這里的麥田地處大平原,農民較為熱情,價格又合適,是麥客們最鐘愛的作業場地。

  麥田旁,坐在路邊休息的弟弟劉明元已經滿身油污,沒有力氣說話,但能接到潁上縣建潁鄉的活計,還是讓劉氏兄弟倆很高興:第一天,他們整整干了一夜,接下來的兩天時間,他們總共加起來的休息時間不到5個小時。當天下午5時,村中大面積的麥田已經收割完畢,村民們又為他們買來了冰紅茶解暑,劉氏兄弟還免費用收割機將落在路邊角落里的一小片麥子收割完畢。

  在鎮上吃完晚飯已是8點,就在即將返鄉的途中,一位同村的麥客和妻子之間,因為吃飯花銷的問題發生了口角。同行其他三車人只有在這里靜靜等著這對小夫妻吵完架,才踏上歸程。他們將回到家中進行短暫休整之后,再次踏上遠征山東、蘇北等地的旅程。

  經過3個小時的路程,凌晨零點左右,車隊緩緩行駛在淮南市區通往泥河鎮的公路上,距離家還有不到20公里。但此時駕車的劉明果太困了,當貨車緩緩駛過淮河大橋,行駛軌跡就開始在公路上呈現S形的曲線。通往泥河鎮的公路經過一個前方鐵道口,劉明果突然將車方向打了九十度,停在了道口旁的一片空地上,隨后招呼著其他的麥客先回村,然后將空調關閉,打開車窗,讓拂過淮河的夏風緩緩吹進車窗,進入了夢鄉。成群的蚊子很快將車輛包圍,在一旁的記者胳膊上叮出了若干紅包。但劉氏兄弟似乎感覺不到蚊子的存在,車內已是鼾聲一片。


  ○兩兄弟和同村三位麥客商量好下一站的目的地

  ○劉明果在車上搶時間休息,晚上還要作業

  ○劉氏兄弟的車輛離開安徽,來到江蘇

  三、休整九個小時后說走就走

  (6月10日早晨淮南市潘集區泥河鎮劉莊村)

  僅僅睡了半個小時,兄弟二人又起來趕路了。凌晨兩點,這輛載有收割機的貨車緩緩駛入村子。此時,65歲的老父親劉佩清已站在村口麥田守候——倆兄弟在外忙碌了一個多月,可村里自家的麥子還沒有收割。在自家田邊,疲勞到極致的兩兄弟相互推諉著:“你開”,“我不開,你開!”最終他們用猜拳的方式,決出了勝負,老實憨厚的弟弟,搖著頭走向收割機駕駛室。

  第二天早上9點,剛剛睡了五個多小時囫圇覺的兄弟倆從夢中醒來,卻發現早起的父親從集鎮上買回了車載電風扇,他幫著劉明果將它裝在收割機駕駛室上,割麥的時候涼快些,可很快劉明果發現電風扇尺寸太大,狹窄的駕駛室內根本裝不下;另一旁,母親汝芝霞已經將兄弟倆衣物收拾完畢,又將貨車駕駛室內塞滿了飲料、酥瓜、方便面等食品,還有一小瓶藥水——這是她一大早起來在村衛生室配的防蚊蟲藥。

  中午11點,兩兄弟和同村其余三位麥客合計著商量好下一站的目的地——泗縣與蘇北睢寧縣交界處的泗縣大莊鎮。沒有來得及吃飯,兄弟二人就從村中出發了,臨行前,他們和站在家門前的父母揮手告別。家中唯獨劉明果懷孕在身的妻子沒有出現,此刻她正坐在屋里一個人生悶氣——自從她懷孕以來,劉明果就在外忙著收割,無法陪在她身邊照顧,而這一次回家僅僅待了幾個小時,隨后又將是近一個月的不歸。

  四、沿著省界的收割

  (6月10日下午,泗縣與安徽交界處郭集村)

  中午12點,在懷遠縣高速入口邊的面館,麥客們簡單地吃了一碗面條,車隊一行四輛車就駛入了高速。6月10日下午4點半,麥客的車隊到達安徽與江蘇交界處的泗縣大莊鎮。

  小鎮不大,但卻是通向蘇北的必經之路。此時,小鎮上已經擠滿了來自全國各地找活干的麥客們。小鎮的空氣已經被空中飛舞的秸稈碎片攪得渾濁不堪,路旁不停有請麥客的村民和麥客們討價還價。

  在拒絕了幾位村民提出的“高價收割大面積麥田”的請求后,劉明果答應了一位穿白襯衫的老人開出的“正常的麥子70元一畝,倒下的稻子100元一畝”的邀請。劉明果告訴一旁看得一頭霧水的記者:“別看前幾個人開的價碼高,可到了村里,價格就會低得不得了,而此時的麥客到時候想走就難了。”這是他兩年來根據無數教訓得出的經驗。

  老人騎著電動三輪車帶著車隊向北行駛了兩公里,跨過省界,進入江蘇省睢寧縣境內一個叫郭集的小村莊。他們要收割的麥田正好鑲嵌在兩省交界處,麥田的周邊田埂就是省界。

  劉明果此前的擔心果然應驗,此前說好的價格很快變成了60元一畝,而且麥田中出現的倒伏狀況,造成了收割難度。“就算賺個成本吧,反正天已經快黑了。”劉明果覺得這個價格無法接受,但覺得利用天黑的時間做一筆是一筆,還是在黃昏中卸下了收割機,并用GPS計畝器測量第一家麥田的面積。

  第一塊收割的麥田有三畝,麥田主人只愿意給180元。收割工作剛剛進行到一半,麥田的主人就開始叫喊,因為兩家田之間沒有明顯的分界線,收割機無法辨別兩家麥田的分界,還有一個手掌寬的麥子未能收割,留在了別人家的地里。這個風波剛剛平息,麥田的主人又拿來了皮尺,將剛用GPS量好的地重新量了一遍,然后告訴劉明果他的GPS測量的面積不準,這里的麥地明明只有兩畝半,并要求劉明果退他三十塊。

五、“不收完所有的麥子不許走!”

  (6月10日晚8點泗縣與安徽交界處郭集村)

  對此,劉明果頗為無奈。晚上7點,三畝麥地收割完畢,劉明果將收割機停在田邊的楊樹林里——當弟弟駕駛著收割機正在收割時,他算了筆成本,以這里的價格加上機械損耗,這趟活幾乎不賺錢,又加上村民斤斤計較地爭吵,他很快放棄了在這里將生意做下去的想法。劉明果婉言拒絕了下一位村民割麥的請求,讓弟弟將貨車開到田邊,準備將收割機開上貨車,很快找到活干的三位麥客也覺得這個價格不合適,也在收割完第一塊田后,將收割機開了回來。

  “不收完村里所有的麥田就不許走!”劉氏兄弟家的收割機還未發動,一個身上冒著酒氣留著小胡子的村民突然攔在收割機前大叫著:“你們今天要敢走試試看!”他的一聲大吼,引來了十幾名家中還有麥田沒有收割的村民們,他們開始在路上聚集堵住了麥客的去路,緊張的氣氛開始在人群中蔓延。

  對此,劉明果并不理會,他在漆黑一片的麥田邊朝著收割機晃了晃手中的點亮屏幕的手機,收割機開始順著鐵架子緩緩駛上貨車車斗。這邊已經躲在貨車車頭前的小胡子開始了謾罵。而見到拿著相機的記者,村民立刻圍了過來,七嘴八舌地朝著記者發問:“你們給評評理!新聞上說,國家組織大批農機為農民下鄉服務,怎么這收割機下了鄉咋不為農民服務呢?他們就是唯利是圖!”

  20分鐘后,其余三輛收割機也都開上貨車,一切準備就緒,但緊張的氣氛依舊繼續。僵持了一個小時后,劉明果乘著村民開始有人離去,朝著弟弟使了個眼色,劉明元一踩油門,車輛緩緩發動。原本堵在土路上的村民們也無奈地讓開一條路。小胡子村民惡狠狠地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對著最后一輛車尾大吼:“以后你們不要想到我們村做一筆生意!”

  六、加油站里接水洗去汗水麥芒

  (江蘇省睢寧縣縣城南側公路邊小加油站6月11日凌晨1點)

  倉皇逃出村子的車隊在江蘇省境內的村村通道路上行駛了5分鐘,駛入公路后又拐了一個彎,很快進入了安徽省泗縣境內,此時車隊里的一位麥客發現車上丟了一個扳手,想回村尋找,卻被同伴們阻止了,再回去大家可都走不了了。

  晚上11點,晚飯還沒有吃的麥客們將車開往大莊鎮吃飯,卻發現唯一的大排檔已經沒了菜,就連街道旁商鋪空地也被占得嚴嚴實實,饑腸轆轆的麥客們,開始商量晚上如何對付。他們首先需要找一個加油站,用隨車攜帶的塑料桶接一些自來水,洗去身上與汗水粘合在一起的麥芒,然后和衣在車上入睡。

  一個小時后,他們終于在20公里外的江蘇省睢寧縣城南側的公路邊找到了一個小加油站,每輛車將油加滿后,麥客們迅速拿來塑料桶接水用毛巾擦身子。劉明元在加油站旁的空地上支起了一頂戶外帳篷,他不想和哥哥擠在狹窄的駕駛室內,這樣腿能夠伸開。

  6月11日凌晨1點左右,躺在駕駛室內的劉明果還沒有入睡,他不停地翻看著手機上的電子地圖,他說,剛剛接到一個老鄉的電話,山東那邊還有大片沒有收割的麥地,他們要稍微睡幾個小時,天一亮就上高速出發去山東德州,那邊價格稍微高點,每畝80塊,最主要是人還不那么斤斤計較……


(責任編輯:王振林)

感動 同情 無聊 憤怒 搞笑 難過 高興 路過
【字體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評論

相關文章

    沒有相關內容
4月30日11选5